LED大屏广告是大生意

LED大屏广告是大生意 一块屏赚钱需什么条件?   首先是位置。   光之美广告公司总经理陈勇解释说好的位置是“金角银边”,就是说道路拐角处,正对中央十字路口的区域是建屏佳位置。这个位置至少能辐射三条马路。   比如在业界被称为“南京屏”的新街口新百这块屏,它正对着孙中山像,每天从这个十字路口经过的人流,都能看到,因此它的价格在南京也是较高的。   张伟介绍说,目前这块“南京屏”的的价格若按照一天15秒,一周60次来算的话,一周对外报价是12万,高是一周18万。这个价格在南京“算是中高水平”。   据了解,与“南京屏”仅仅隔一个路段的珠江路LED屏,价格只有它的一半   稍低一等的是道路边沿区域,即所谓的“银边”。这个位置的屏幕多辐射两条马路,价值也不如“拐角”位置的屏幕。   其次是高度。一般离地6米到10米以上是好的高度,屏高以20米为佳,与人群的视线平视是好的角度。   还有路段,人流量与车流量是首要参考因素。   再次是时间。几年前投资的屏,相对于近两年的屏来说,是能赚到钱的。   早年投资的屏幕运作的较早,成本也逐渐收回,在近两年可以盈利。这几年投资的屏幕想要盈利变得越来越困难。陈勇认为,一些成本回收较早的屏幕,有的开始盈利,所以有实力以低价吸引客户,为了有竞争力,新屏幕也不得不降低价格与之“抗衡”,收回成本时间被无限推迟,盈利更显得遥遥无期。   对于一家广告公司来说,空间因素和时间因素,你至少必须要具备一个,才可能有盈利的条件。   目前,黄金地段成为一种资源。例如新街口、珠江路、山西路、中央门、飞机场,这些黄金路段,都分布建屏,且价格高于同行。   另外,政策也是决定一块屏生存与持久的关键,和盈利的前提。“有时候出现的情况是,政府限制的区域,在广告公司看来往往是有价值的。政府监管部门的审批规划制度与广告公司市场需求有时会发生矛盾。”登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谢大勇说。   金唐广告公司总经理谢宇辉也认为,“决定一块屏能否盈利以及公司的发展,政策很关键。”   2009年年底,监管部门开始对南京全市主城区楼顶广告牌进行整治。2010年年初,大范围拆除楼顶广告。当时,不少主营户外的广告公司在这一波“洗牌”当中叫苦不迭,有的甚至关门倒闭。南京中诚广告公司的王毅说“那个时候,大家都没法赚钱”,他们公司在珠江路上的那块,因城建新规划而被拆掉,一下子没生意做了。“那段时间日子真难过”。   今年年初,市容处起草了一份《南京户外广告设置规则》,内容规定了建屏的范围。本月初,《南京市户外广告设置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出台并公开征求意见。在管理办法终出台之前,“除了拆除,原则上基本不批任何广告牌。”南京城管局市容处处长马良琪说。   据介绍,现在这些新上的广告牌,是2008年前后透过审核的一批。实际上,今年也在小范围的审批LED屏,但这些屏的位置一般都在商圈。   “确保不会与日后出台的法规相冲突。”马良琪说。   虽说如此,但直到现在,谢大勇,谢宇辉他们还在为以后正式出台的法规担忧。“希望政策确定以后,能规范市场。”这是他们共同的愿望。   想赚钱的公司怎么做?   2009年,南京三中路改造,大范围拆除户外,一批实力不济的广告公司倒闭,转行。   以谢宇辉的话来说,现在留下来的,大都是被大浪淘过一次的“优胜者”,大概有20家左右。   “因为没有实力,根本做不了LED。”一块屏的成本就是上百万,而且,收益要在几年以后才能看得到。   现在这批活下来的公司,大多数选择“抱团整合”,或者“转让出租”的方式生存盈利。   通过“同业资源整合”,成立“联盟”性质的组织。即联合2到3家广告公司,利用各自屏幕数量,分布区域的不同,进行优势资源互补。比如,一家客户想要在新街口、珠江路、飞机场,三个地段分别做广告,那么,只要他联系“联盟”中的一家广告公司即可,这家广告公司代替客户与“联盟”中的其他公司商量价格,进行广告发布。   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弥补了小型广告公司因为屏幕数量少,无法留住客户的问题,同样,“联盟”中的其他广告公司可以获得更多的客户资源。   而这些连盟中的公司,都有统一的底价,大家都遵循“坚守底价”原则,防止出现打价格战的恶性竞争。   “南京屏”完全是广州连众传媒独资建设;新街口天时大厦上的一幅竖屏是登峰传媒自建,凤凰传媒买断;长乐路与中华路交叉口的一块屏是政府出资,用于公益宣传,现在外包给广告公司,做商业性质的广告;金唐广告与江苏有线和贞彰广告合作销售珠江路屏及淮海路大屏。   现在,广告公司建屏以及运营可以概括为四种模式:外包、合资建屏、独资建屏、买断所有权。   好处在于,外包的可以收取租金,合资的可以减少成本,独资的拥有所有权以及其后的所有利润,买断的可以拥有利润而且省去成本。   上周打电话给广州连众传媒南京分公司总经理张伟的时候,他正赶着去机场接一个客户。近几年,他们的触角正逐渐向外延伸。   这个行业不适合投机的   “目前很多广告公司把LED屏作为长期的战略性项目来做,因为很难在两三年之内就能看到效果。”光之美广告公司总经理陈勇说。   陈勇的公司在新世界广场上有一块屏。现在,业务重心正朝着网络和地铁滚动字幕方向发展。   登峰传媒目前在南京拥有的LED屏幕数量较多。对他们来说,LED行业依旧是他们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   “除了做广告,我们别的行业也不懂。”这是谢大勇他们普遍的看法:想要转行,并不简单。   要想进入公交,地铁广告市场,门槛又异常高。地铁投标资金7个亿,公交7000万。   “我们没有那么大实力。相对而言,一块LED广告牌几百万的资金,哪怕大家凑凑,还是能担负得起的。”谢宇辉说。   其他的生存途径“至少现在还没有出现”。加上近年来,为了城市的美观和现代,政策风向逐渐向LED倾斜。   对于未来LED市场的发展,谢大勇认为,并不缺乏可能性。但需要一定的条件,一是资源逐渐向实力雄厚的公司转移,实力弱的公司逐渐失去市场。   南京户外大屏广告属于刚起步阶段,缺乏有序的市场。谢大勇认为,“由于地域性原因,资源分布不均,所以要整合资源,比较有难度”。   不同规模的广告公司现在依旧能够并存。“大的公司有能力选择地段好,但价格高的屏,而小公司也能选择地段不那么好,但价格低的屏。”张伟说   “每一个地段的资源,都是不可替代的,但也许发展到后来,会出现收购。”谢宇辉说。   还是像前文我们所说的那个大富翁游戏,有更多资金的人能买更多的地,收更多的租金。说到底,一块屏动辄几百万的成本,几十万的运营,不是小型的广告公司所能承担的。   对于户外广告下一步规划,监管部门计划将纯公共产权的广告位进行公开拍卖。例如高架桥两侧,道路两侧等。而政府控股超过50的产权,“将放在下一步讨论”。   就目前而言,未来市场可能出现的发展方向依旧模糊,陈勇认为。而坚持走下去,可能是好的办法。   南京市场前景可期   谢大勇认为,主要的是“市场的问题,而不是竞争的问题”。   他解释说,这是一个弹性需求市场。几年前投放量大的地产广告有萎缩趋势,比重在下降,而汽车广告相应来说,有上升迹象。客户的需求直接决定每个广告公司在LED市场上的分量。   户外广告的广告主与电视台类似,以开发商、汽车、金融、院线几大行业为主,处于一个“动态的平衡”当中。   对于广告主来说,并不担心市场需求问题,“每家大型公司都有户外宣传费用,只不过有时多有时少,此消彼长而已”。   况且,南京在户外广告方面,还有一些优势。谢宇辉说,除了“北上广深”这些“梯队城市”,处于“第二梯队”的南京,即使在广告投放量收缩的时候,客户也不会大幅度减少对南京的投放,南京是他们看重的市场。还有一个就是户外广告的性价比相对较高,做为省会,南京户外广告的价格目前还低于宁波、济南、绍兴这些城市。   “LED仍是城市户外广告主流方向。”企业和监管部门都如此认为。   巴可公司中国区总经理高勇对美国曼哈顿广场的LED大屏印象深刻。“屏幕的设计体现出让人震撼的美感。”他认为,中国的LED大屏与之相比有很大发展空间。   2010年3月,南京市容处会同南京城市规划设计院、南艺、南师等科研院校,起草了一份《南京户外广告设置规则》,这个规则将广告的设置区域做了划分。分别划分为:控制区、禁设区、展示区三个区域。   本月初,《南京市户外广告设置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预计明年年初规划能正式出台。”马良琪说。   相对于禁止审批的户外广告,政府对于LED的监管,还是略微宽松。监管部门负责人表示,“对LED前景看好。”   实际上在目前的严格控制之下,能通过审批的广告牌也只有LED。“LED在以后的审批中,可以多一些。”相关负责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