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明设计师齐聚青城山论LED照明的“格局”之旅

照明设计师齐聚青城山论LED照明的“格局”之旅 8月2日,是日七夕。照明设计师齐聚四川青城山,谈照明、谈设计。  青城山,道家第五洞天。青城以一个幽字而得造化神韵。旧闻五斗米道天师张陵据此仙蜕,此山于是成为天师道的祖山。后近两千岁,青城山道嗣不绝,真人辈出,如今以道教圣地为世人瞩目。青城绵延百里,诸峰青翠,林泉高致,形势陡峻,状若城廓,故号青城。又闻黄帝轩辕氏云游三山五岳,到青城时感其貌似长者,垂垂而不老,醒醒如春日,号其五岳丈人山。有此两位神仙级的人物赞誉,青城怎能不名满天下?  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唐代道学家王玄览的道体论认为道分为恒道与可道,恒道是真、是实,产生天地,天地恒久不变;可道是无常、是假,产生万物,万物有生有灭。道家认为,道是究竟的真实,、、充塞一切;是开始,是后,是本源,是太初。道是永恒的存在,不随万物的存无而生灭。设计者要认识到这种宇宙的规律,在变与不变中悟道修变求不变。  此次论坛邀请了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张昕、城市文化照明研究院院长李代雄、中铁合肥建筑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照明院院长何斌、中国美术学院风景建筑设计院照明所所长朱剑修、福建工大建筑设计院照明所所长江海洋、北京八番竹照明设计有限公司主持设计师柏万军、国际设计师联合会亚太理事赵兴朋、四川华体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梁熹一起针对设计的大格局展开激烈的讨论,或谈兵或伐谋,只为心中对光明的理想。  话题一:关于照明的黑盒子  张昕:我先来分享今年威尼斯双年展上一些有趣的东西。这次威双是近年来好的一次,探讨的话题很开放,涉及电影、戏剧、音乐和建筑等。建筑存在于时代,仿佛盐融于水这是我在双年展上大收获。白水和盐水从外观上看没有区别,但是尝起来味道不一样,就像建筑设计不能跳开时代一样。  威尼斯双年展分为三个区域、三个展:吸收现代主义、建筑的基本法则和意大利特展。其中,建筑的基本法则是把建筑退化到元素阶段,包括楼梯、天花板、电梯、厕所等等,用各个元素的发展变迁来反映建筑的历程。这三个大展加起来就叫回归基本法则。用元素的变迁来反映建筑的历程,可以帮助我们看清楚一些事。像走廊,在早期分为明道和暗道,暗道也是一种走廊,是黑的。在某些时期明道和暗道之间也有交叉,这是走廊的起源。从一个建筑叫南丁格尔平面开始,走廊就步入现代这种形式,明着走的走廊。走廊的一大突破就是战争,主要是在一、二战的时期,这个时候这个空间可以藏很多人还可以防炸弹。目前,走廊交通前沿研究叫斯贝斯心态空间句法。  斯贝斯心态空间句法就是把空间中每一个人赋予不同的性格,可以通过软件计算,比如CEO的性格、清洁工的性格等。模似这些人在空间如何相遇,如何分开,如何保持距离。比如发生火灾的时候,人们如何跑,需要多长的时间。等于用电脑来模似人的行为。  照明的黑盒子我再来讲讲照明这点事儿。照明的件事就是给什么样的空间做照明,同时有的人会告诉你要花多少钱,类型、预算这决定你的设计概念,跟设计概念并存的是标准,概念和标准会倒推出一些数,至少西方的照明设计是这样的。这些数会倒推计算如何选灯。整个照明这点事,我们叫黑盒子,黑盒子不是纯理性的,选灯和布灯,这是照明大的黑盒子。有些人依靠经验把黑盒子跨过去了。比如柏万军,不用计算,他用经验跨过黑盒子。新手一定要计算,然后是数字决定人的空间感受,不是灯,灯是决定能耗。所以在整个构成的因果关系图中,其实谁都会发生作用。包括类型、数据选择,建筑类型也会决定人对空间的评价。这是狭义的照明设计。  广义与狭义的LED照明设计如果要谈创新,就要跳出狭义的LED照明设计,进入广义的LED照明设计,这就涉及到照明的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目前我们国家的LED照明设计行业存在两种人,一种是在底层,他们算可见度,比如照度标准多少,全是数据关系;另一种是在上层,他们做概念,通常是有艺术背景的人在做概念,但是他们不会算。算得特别好的人通常不会画,画得特别好的人通常不会讲,有特别大的不同。我发现国外的设计师强的地方在于马斯洛需求层次的二三四,即对安全、空间定向和光制造空间的品质和档次有特别深的研究。当然,计算是西方设计师默认的基本功,是你必须会的技能,这个是国内比较缺的东西。一个人不可能知道照明的全部,也不可能全都从《照明手册》这样的书上学,因为照明的知识太多了,这个时候就需要每个人有自己的知识体系来支撑,当你需要什么知识的时候就去检索。  关于创新必须满足三个条件:新技术,新方法,新思维。新方法跟新技术息息相关,理清楚这三者的关系是创新的关键。所以,我给出一个概念,有目的性正确地解决问题来完成照明创作,用新技术、新方法、新思维都行。现在,谈论新技术的沙龙、论坛特别多,但是探讨新方法和新思维的论坛特别少。  话题二:照明美学的普遍意义  江海洋:道法自然,术谙心源是这次论坛的主题。近我们给福建泰宁的一座廊桥做了照明设计,一座很普通的近代仿古建筑,四车道,混凝土桁架虹桥结构,上面加了一个仿木的廊子,这样的廊桥建筑放在一个山水的特色城市中确实很美观。设计讲道,道是道路、是规律、是思想、是学说,我们今天在青城山谈这个道并不仅仅指道学,我们还讲设计之道、宇宙之道、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道。自然是什么意思?自,我认为就是由内而外的一切;然,古义通燃,古人通过燃烧骨头的裂纹来分析一个事物未来发展的态势和结局。所以自然在古人的理解里面可能就包含了一种占卜的意义在里面。我们讲的道,就是天道,是宇宙运动变化中存在着的状态和特性,不要刻意地人为去干涉和作用。所以我今天谈的主题就是自然中的设计,而这个廊桥案例就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设计过程。我们不要过分刻意地去做照明设计,设计的结果来自对事物的认知和分解,要对其梳理寻找规律,设计也不能做成人云亦云,千篇一律。  独立意识是设计的步,这里我强调道是自我的,不是取决于别人的,模仿别人的叫作秀,那不叫道。对美学的理解,对文化的理解以及对人性的理解是第二步,独立意识是步,内心的感触是第二步。光是由谁发动的?人眼中一秒有一百二十个光子进入,我们视网膜才能感应到有光的出现。光是物质,光年是宇宙学意义上的距离单位。宇宙在大爆炸的起始一段时间并不是光明而是黑暗的,因为光子与自由电子碰撞无法直射,光不能传播。有趣的是宗教中也有这样的解释,《圣经》上说,神停在幽冥之中,神说有光,就有光,神说光是好的。所以我说在初的一些宗教、哲学概念上很多道理都是相通的。照明设计来源于哪里?首先我们爱光、用光、赞美光,将光视为至高的象征。人类对光有着各种不同的情绪以及心理上的反映浓烈的、静谧的、动感的、昏暗的、均匀的、炫目的等等差异化感受。你有这种感受以后你才能有接触,你才能有分辨,才能后传达到你内心。作为信息,才能告诉你方圆冷暖大小前后左右上下等等。我们照明设计师干的是这个世界上伟大的职业,因为我们运用光去创造物质的便利、精神的感动。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不管是建筑、室内、景观、照明等等,都要出自本心,源自自然,提供一种舒适无碍的设计过程,而这种机会可谓是少之又少。我们什么时候能做熟视无睹的设计?熟视无睹就是一种不经意和自然的设计!  之前,我在宽窄巷路边看到一个小摊,它的照明很温暖,很自然,它永远不会让我觉得这是经过设计的照明。那个货柜的照明,是一种熟视无睹的照明,我觉得这是一种生活化的状态。很多时候我们在市场的重压下去迎合业主,迎合项目的需要,迎合经济发展的需要,我们要迎合很多很多不愿去迎合的事情。我们什么时候才有自我的设计呢?设计能不能引导消费和市场?而不是被动的被选择?所以我们要提倡自然而然的光,这是纯艺术的,这是超越狭窄利益层面的。庄子说:乘云气,御飞龙,游乎四海之外,就像藐姑射山人,肌肤如冰雪,卓约如处子。这种对设计的至高要求就是一种对人性彻底的解放,这就是生活美学。这些年来在我的设计中一直强调美学思考,美学是哲学范畴中关于人类情感表达的部分,美学永远带给你的是初也是后的表现。设计起源于哪里?起源于构成,构成是基础,设计是构成的延续,设计往下再发展就是艺术,艺术终指向美和善,美和良善永远是人类高的追求。照明美学是建筑美学、景观美学、城市伦理的一部分,我们要用照明来表达建筑的、结构的、材料的不同给我们营造的各种形式美。同样,我们要考虑照明反映在材料、载体上的各种反射光,衍射光等,让空间各种介质形成各种光化后的美学概念。  无灯有光的照明设计首先照明一定要做对项目,对于设计要看到项目的本质属性,并延续属性去剖析去发展。就像这个新时期的混凝土廊桥,在一座逐渐失去古朴的城市里还保留着古老的因素,它确实提供了一种旅游城市的观察窗口,很明亮很炫。它需要一种现实主义的考量,它需要在城市中有一定的亮点,来达到和营造这个城市的人文美感。当地人需要这样,旅游者需要这样,当政者也需要这样,所以我不能说它亮就错了。我们看廊桥的步道,通过反射照明解决了地面照度问题。这还不是我们讲的自然而然的设计空间亮度,空间照明手法和灯具巧妙的结合,这种光影的序列感还算是人为的照明设计。照明的美体现在对比、明暗、节奏甚至在很多地方不着一墨。在这个巨大的内梁桁架房顶没有任何灯具,但这种光影效果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居家氛围,仿佛是桌上的烛光照亮了整个空间,体现了一种传统的中国木构关系,这是一个借光的无心设计。我把它形容成什么呢?无灯自亮。清晰地照射出木梁横架的结构关系,使整体的房屋照明效果具有时间的回追意识。从两侧的屋檐上向内投光穿过中间的空隙,形成了借光关系。  话题三:城市文化型灯具的创意来源  李代雄:文化型照明灯具就是为了使道路照明与特定区域环境更加协调,以人文因素为指导,深入挖掘具有审美性、代表性的文化内涵作为灯具形式的来源,这就是文化型的道路照明灯具。在设计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