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鸡--鸡粪亦显神通更赚钱!

养鸡--鸡粪亦显神通更赚钱! [内容速览]重庆荣昌的铜鼓镇,是一个蛋鸡养殖大镇,全镇存栏蛋鸡有40多万只,2006年,铜鼓镇蛋鸡总产值超过了5千万元,然而,这样一个产业,在2003年却遭遇了一个挫折,因为铜鼓镇每天生产的鸡粪,就达了120多吨……2004年4月,铜鼓镇村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因为他们赖以生存的蛋鸡产业眼看就要垮了。铜鼓镇万福桥村村民 刘定惠:“苦恼,当然很苦恼。”铜鼓镇副镇长 杨开友:“环境污染了,鸡的病传播得很快,传染的快鸡就容易生病,一生病肯定就没有利润了,就没有收入,鸡瘟鸡就要死。”万福桥村村民 秦洪冬:“那我们就没有发展前途了。”铜鼓镇自2001年大规模发展蛋鸡养殖以来,一直都顺顺利利的,蛋鸡养殖也成了镇里的主导产业,没成想2004年出了大乱子,但其中的原因并不是鸡瘟也不是销路,而是鸡粪惹的祸。铜鼓镇经济发展办公室主任 刘贤超:“气味比较浓,一开窗鸡粪的臭味就飘过来,我们办公室都不敢开窗”。铜鼓镇共和村村民:“反正那个臭味多远都闻得到,要影响,各方面都有影响。”{$NextPage$}2004年铜鼓镇的存栏蛋鸡由过去的10多万只增加到40多万只,1只鸡一天产生的粪便是0.3公斤,40万只鸡一天就会产出12万公斤,因为没人要,大部分被村民随意堆放。那年共和村的腾德全在村里养了20亩水面的鱼,二月份的一天清晨当他照例到鱼塘查看鱼情的时候,被眼前的场面吓呆了。这时腾德全立刻想到了一个人。于是他急匆匆找到了在他鱼塘上方养鸡的唐云海。蛋鸡养殖户 唐云海:“他就说鸡粪把鱼污染了,闹死了,要我们赔。”唐云海养了6千只鸡,在腾德全的鱼塘边修了一个划粪池,因为存的鸡粪太多,头天夜里下雨,大量的鸡粪冲到了腾德全的鱼塘里,把鱼毒死了。记者:“闹死多少鱼?”养鱼户 腾德全:“闹了4千多斤。”记者:“全死了吗?”养鱼户 腾德全:“对,全部死完了。”为这事儿,平时和气相处的两个人闹翻了脸,并找到镇里解决。{$NextPage$}铜鼓镇蛋鸡合作社社长 康钦林:“当时他们两家扯得很凶, 1个是养鱼户, 1个是养鸡户,到镇上通过我们合作社协调之后,镇里给做了很多工作,最后唐云海赔了2千多元的鱼苗钱,就这样结束了”。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鸡粪又惹出了一个更大的祸端。2004年4月重庆日报以鸡粪长城为标题,报道了铜鼓镇鸡粪堆如长城,污染环境的事,消息披露后,相关部门责令铜鼓镇迅速治理,否则将不允许再养鸡。蛋鸡养殖户 姚武刚:“养鸡以后生活能改善,天天有肉吃,生活有改善, 小菜我们都是买,自己都不种。”但是,就在5年前,铜鼓镇还是荣昌有名的贫困村,好多小伙子因贫穷娶不到媳妇,自从养殖蛋鸡以后,村民收入明显增加,要是真的不能养鸡,这日子该怎么过?2005年3月,共和村出了一件稀奇事,有人开着车、带着人,主动到村里的各养鸡户家中帮着清扫鸡粪,不仅如此,还将令村民十分头疼的鸡粪全都拉走了。村民 刘定惠:“当然多高兴啦,给我们解决了最大的困难,解决了是最好, 我跟你说,当时他们说要收。”记者:“你们很高兴吗?”{$NextPage$}村民 刘定惠:“是,因为它吃了那么多要拉,拉了要让要尽快消失,不消失没有堆处。”有人要鸡粪,这件事让村民十分高兴,巴不得来人赶快拉走,渐渐地,镇上70%鸡粪都被同一个人拉走了,村民不再为鸡粪发愁,而安心养起了鸡。然而,时间长了,大家又觉得有些蹊跷,是谁把鸡粪拉走了,这么多鸡粪拿去又做什么了。生物肥加工厂经理 覃文亚:“因为鸡粪是好的有机肥,如果通过我们辅助发酵,进行无公害处理以后,我们可以配专用的中药材肥,果树肥,蔬菜肥。”覃文亚就是哪个收鸡粪的幕后指使者。他在重庆一直做生意,当他看到重庆日报关于铜鼓镇鸡粪长城的报道后,觉得是个商机,随即来到铜鼓镇收购鸡粪,并建起了生物有机肥加工厂,在他眼里鸡粪是个宝。覃文亚:“我们国家有机肥的使用量整个肥料总量的百分之一,那么发达国家像加拿大、美国、巴西、法国这些国家的有机肥使用量已经达到百分之四十了, 市场供应量不足,前景还是满好的。”由于市场需求量大,覃文亚的有机肥格外畅销,多半卖到了浙江、福建、广西等省,用作经济林果的种植。{$NextPage$}得知覃文亚用鸡粪赚钱,村民觉得有些亏了,这么多鸡粪让他白白拉走不合算,得去说道说道。经过交涉,双方谈成,覃文亚以每50公斤1块2毛钱的价格收购村民的鸡粪。铜鼓镇副镇长 杨开友:“我们这个4100只的鸡场,一天鸡要吃12包饲料,要拉13包鸡粪出来,十天就是130包,现在1包鸡粪是1.2元卖给鸡粪加工厂,我们10天就有50多元钱的收入,对养殖户 1个月就有150多元的收入。”杨开友是镇里第一批养殖蛋鸡的人,过去因为鸡粪无法处理,险些卖掉蛋鸡,现在鸡粪不仅有了销路,并且扣掉请人挖鸡粪的工钱,每月还能多挣个百十元,养殖积极性十分高涨。杨开友:“有利润,大概一年半1批鸡,养 18个月淘汰下来以后,一般1千只鸡赚得到1万元钱。”鸡粪问题解决了,铜鼓镇的蛋鸡养殖数量逐渐增加,年末岁首,市场对鸡的需求量大,趁这个时节,大家都在出售淘汰鸡,今天,姚武刚和妻子吕衡兰也忙着卖鸡,因为再过一周他们又要进一批新鸡苗,还要扩大养殖规模。吕衡兰:“我从来没卖过16元1只的鸡,一般最差都卖16元4毛1只,今天只卖16元。”{$NextPage$}记者:“你觉得价格有点亏吗?”吕衡兰:“我觉得我今天的鸡有点卖亏了。”记者:“平时卖多少钱?”吕衡兰:“平时最少都卖16元4毛1只,今天只卖16元1只,”记者:“那你为什么16元就卖给他?”吕衡兰:“价格管着的。”记者:“现在就是这个价格?”吕衡兰:“对。”姚武刚:“今天卖了100多只。”经过对鸡粪的开发利用,环境改善了,2006年,经国家相关部门检测,铜鼓镇的大气、水等各项指标均达到无公害生产标准,所生产的鸡蛋被农业部评为无公害鸡蛋,记者采访时得知沃尔玛等几个大超市已跟他们签定了鸡蛋购销合同,村民不用出村,就可以通过合作社把鸡蛋销售出去,2006年铜鼓镇蛋鸡总产值超过了5千万元。村民 刘定惠:“蛋新鲜得很。”记者:“那你们还满好卖的?”村民 刘定惠:“对,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