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天然雅培18亿共建牧场 外资或争抢本土牧场

恒天然雅培18亿共建牧场 外资或争抢本土牧场

正当中国乳企拼命想要走出去的时候,外资乳企却悄然开始在中国布局。 近日,恒天然与雅培联合宣布,双方将建立战略合作,在中国共建奶牛养殖基地。恒天然方面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目前该项目已经向中国相关监管部门报批,如果该项目获得政府批准,恒天然与雅培将共同投资3亿美元建设该奶牛养殖基地。 乳业专家王丁棉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达了对外资进入中国上游牧场的担忧,目前外资品牌及资本已经在乳业加工、销售环节渗透,甚至占据了主导权,如果牧场资源这块也被外资占据,中国乳业上下游恐陷入外资掌控的境地。 一拍即合 恒天然方面向记者透露,恒天然与雅培计划共建的奶牛养殖基地包括五家牧场,泌乳牛存栏数超过16000头,年产量可达1.6亿公升牛奶。养殖基地的奶牛将从海外进口,或源自恒天然在华现有牧场。所有奶牛的品种都将源自新西兰、澳大利亚、美国或欧洲。待相关部门批准后,预计该养殖基地的首家牧场将于2017年上半年建成投产,其他牧场将于2018年开始产奶。 作为全球最大的乳品加工和出口企业,此次投资将是恒天然集团在中国建设的第三个奶牛养殖基地。乳业研究专家、普天盛道董事长雷永军向记者表示,恒天然在海外拥有丰富的牧场资源,却坚持在中国建设牧场,除了想要扩充海外牧场资源外,其还想通过在中国建设牧场了解中国市场的基础数据,进而起到对中国乳制品行业拥有较强的定价权。“近期恒天然看中中国市场奶源供应充足,便开始不断调低出口的乳制品原料价格,可以预见,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又会有一部分奶农退出,大量奶牛被杀,到了明年恒天然对中国市场的操控力将更强。”雷永军表示,“由于中国是恒天然最重要的海外市场,恒天然必然要在中国市场占有一定定价权以期在乳品贸易中拥有一定的主导地位。” 对雅培而言,由于害怕政策对奶源的要求进一步严格,雅培对中国牧场资源的布局除了迎合政府力推的乳企自建自控奶源的要求,也可以通过掌控当地牧场资源稳定奶源供应。为了加速在中国市场的扩张,今年以来,雅培对中国市场的投资额超过4亿美元。 资深乳业分析师宋亮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称,对雅培来说,此举可以规避政策风险,“乳业新政一方面支持自建牧场,另一方面支持湿法,而雅培主要用干湿法且没有牧场,对于恒天然来说,它一直想在国内寻找合作伙伴,与雅培合作有效解决了下游问题,降低了风险。两者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其实早在4月的2014年首季分析师会议上,雅培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白千里就曾“剧透”过与恒天然的合作。雅培一季报显示,由于2013年8月的供应商(指恒天然)召回,继续影响了雅培的表现。但雅培并未如达能一般与恒天然闹翻,相反是继续友好。白千里当时表示,雅培和恒天然都在中国市场有一套“宏伟的计划和想法”,目前两者都在坚守着这套计划;在同一场会议上,白千里表示,由于市场机会巨大,雅培正在进行投资以确保能抓住机会。他举例说,中国就是这样的一个巨大市场。 外资向乳业上游渗透 今年以来,洋奶粉纷纷加速布局中国市场,除了雅培、恒天然外,今年5月,荷兰皇家菲仕兰公司拟与中国辉山乳业控股有限公司(06863.HK)合作,借助辉山乳业的牧场资源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去年年底,明治乳业与河北一家牧场合作开始生产液态冷鲜奶;以色列一家乳企也开始在北京养牛……正当中国乳企拼命想要走出去的时候,一场外资抢占本土奶源的高潮却即将掀起。 王丁棉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世界经济危机之下,资本寻找出路,并看好中国这个市场;其次,牛是再生资源,一年一胎,每年产量都会增加,而且目前国内养殖业又是不用交税的,准入成本低,“目前牛奶的缺口依然不小,去年国内牛奶的需求量是3531万吨,进口奶粉是85万吨,相当于700万吨原奶,约占20%,随着需求量的不断上升,如果国内原奶一直供应不足,这个占比会不断上升。” 除了以上几家外,外资乳企以及海外资本通过自建牧场或者注资拥有牧场资源的辉山乳业、现代牧业、飞鹤等进一步向中国乳业上游渗透。中国广阔的市场、优惠的税收政策都吸引着外资加速布局中国牧场资源。专家担忧,长此以往,外资恐将掌控中国乳业上下游。 乳业主要分为三大块,一个是乳业市场,一个是乳制品加工,另一个是奶源。王丁棉指出,目前在乳业市场上,奶粉已经几乎被外资品牌主导,美赞臣、达能、雀巢等外资品牌已经几乎占据了中国沿海最发达地区的奶粉市场,液态奶由于缺乏本地奶源,外资尚没有太大作为。在乳制品加工领域,蒙牛、伊利等疯狂引入外资,将股份出让给外资企业。事实上他们没有意识到,中国在乳品加工技术上并不比外资落后,对于蒙牛、伊利等本土乳企来说,他们坐拥着世界上最大的乳制品市场,完全可以通过自己实力好好发展,而不是一味的引进外资。王丁棉指出,虽然引进外资对于乳制品加工领域的技术研发有一定推动作用,但对于一些本土企业而言,更多是希望披上一张“洋外皮”,殊不知,在过度引入外资的过程中也将很大一部分市场拱手相让。 “而在奶源领域,外资乳企的渗透虽然还没有形成气候,但长此以往对本土乳业的冲击会越来越大,进而影响到下游乳制品加工以及液态奶市场,到时候,乳业上下游均被外资掌控的情况下,中国乳业的定价权也将旁落,本土企业再想崛起就困难了。”王丁棉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