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句话开始的千万富翁

从一句话开始的千万富翁 于世峰的朋友程亦之:“人家无心说的一句话,他就开始全国跑,拦都拦不住。”于世峰弟弟 于世辉:“他现在做的行业和原来做的行业,从风险性来说简直是天壤之别。”于世峰妻子 裴嘉珊:“不理解,他因为他朋友的一句话,而放弃了我们经营了十多年非常稳定的事业。”于世峰:“一句话怎么了,就这一句话我以后把我以后几十年的路都策划好了。”2002年年初,一个在香港做生意的朋友和他聊天时,随口说了一句香港人一天能吃掉10万只鹅,一听这话,于世峰是心头一惊。于世峰:“我当时听到这个事情呢,哎呀香港也就几百万人,就是几百万的人口,他一天能 消耗到10万只鹅,那整个南方,广东,江浙一带,南京一带,我也知道他们爱吃鸭和鹅,那么这个市场就非常大了。我就觉得,一个商机出现了,当时我就有一个想法,我要去趟香港。”{$NextPage$}于世峰,今年34岁,20岁开始经商,和妻子在大连共同经营了一家医药公司,每年可以赚取几百万元的利润。本来日子过得四平八稳,但就因为朋友的这句话,几天后,于世峰就飞到了香港。于世峰:“我到香港几天考察,我发现香港人确实爱吃鹅,鹅头,鹅胗,鹅脯呀,中午时间就有人排队买烧鹅。吃掉烧鹅,骨头用来煲汤啊,,但是呢,我还发现,在一些小的档口,用一些鸭子代替鹅来销售,那这说明什么,我可能不敢确定,香港一天能否消耗到10万只鹅,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香港肯定是缺鹅。”离开香港后,于世峰沿着广东,江浙一带鹅业发展比较好的地区考察。回家上网一搜,发现国内外鹅的需求都远远大于供给。和医药市场日益白热化的竞争相比,鹅很明显的卖方市场无疑具有更大的开发潜力。然而,从养殖到屠宰加工,再到精加工,长长的产业链中到底从哪入手呢?2002年10月,于世峰决定当一回商业间谍,他把药品公司扔给了妻子,自己则专门到国内的一些鹅制品加工厂门口,每天等工人下班。{$NextPage$}于世峰:“下班了,人都往外走吗,我看来看去,选来选去,选一个顺眼一点的,或者面善一点的,跟我比较容易沟通要,而且我能试探出一些情报来。”一次,一个在国内能排头几名的大厂的加工工人给他透漏个信息,让于世峰大吃一惊。于世峰:“他说一年只干几个月活,其他时间闲着,为什么闲着,不是产品卖不出去,是它货源不够。”于世峰头回听说因为缺鹅而停产的,带着疑问,他走访了有关专家,结果发现由于鹅要散养,需要大量牧草,集约化养殖很困难,所以目前国内还没有太大规模的养鹅基地。但是市场缺鹅倒确实是千真万确的。于世峰:“这个机会不能放过,虽然说困难很多,我相信困难没有人解决不了的事情,所以说我要从这个环节进入鹅产业,所以我要去养鹅。”公司员工 彭勇:“鹅飞起来了,太酷了。”于世峰:“鹅飞起来老百姓不是说有灾吗? ”{$NextPage$}饲养员:“那哪能呢,鹅体质好嘛。”2004年4月,在听到朋友那句话两年后,于世峰从山东进了8000只种鹅,在大连金州开发区建起了一座5万平方米的种鹅场。然而,第一批就死了5000只,为了投钱买第二批鹅,他开始像妻子求援,想药品公司的利润贴过来,虽然妻子并不认可养鹅事业,但是选择了默默支持。于世峰妻子 裴嘉珊:“男人嘛,我觉得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大命脉就是事业和家庭,这个事业他搏过了,如果他失败了,那他也不后悔,因为他既然选择他自己的事业和产业,就有他一定的道理,我觉得我没有理由不支持他。”公司员工 彭勇:“你不会说让于总给吓得飞起来啦。”从妻子手里于世峰拿走了50万的积蓄,第二批他进了1万只鹅,结果又死掉3000只,第三批于世峰进了一万三千只,这次技术终于过了关,只死了一千只。但前后半年他已经扔进去了150万,怀着对妻子的歉疚,于世峰想等鹅雏发到农民手里,收回第一笔鹅雏款就去给妻子买个像样儿点的礼物,哪想到最后他被烦得根本无暇去买礼物,因为大连农民根本不想养鹅。{$NextPage$}于世峰弟弟 于世辉:“大连靠海生存的农民比较多,我哥的企业进入农村的时候,不少人有抵触情绪。”公司员工 王金华:“养少了他觉得不太赚钱,赚得很少,一只赚10元,100只赚1000元,他觉得也耗费几个月的时间。”大连,一座海滨城市,海边的农民早已经习惯靠海吃海,本来于世峰打算将自己种鹅场孵出的鹅雏以每只5.5元的低价,主动上门推给农民,并承诺回收商品鹅,但却处处碰壁,谁也不要,索性,于世峰干脆把鹅雏价格提到每只6.8元,并定下养殖户家里必须有水面,一次必须购买两千只以上等等苛刻条件,利用各种媒介,坐在家里招募有实力养鹅大户。于世峰:“人都有一种盲从的心理,而且还有一种越高不可攀的东西,他要了解到底怎么回事。”广告登出后,一共有170多户来公司考察、谈判,于世峰从大连的不同区域精选了40户。刚刚工商管理硕士毕业的xxx也是其中之一。农民 朱妍:“我父亲在老家租了300多亩的一块耕地,本身这就是很大的一个后勤的支持,我们可以自己生产鹅的饲料,自己饲养,再一个三江鹅业会提供给我们一定的技术服务,而且种蛋的回收会给我们一个最低的市场保底价,让我们这项投资比较可靠一些。”{$NextPage$}于世峰的目的是通过扶持起这些饲养条件比较好的大户,让他们来带动周围的农户,最终达到他规模化养殖的目的,当然打动这些大户他靠的还是利润。公司员工 王金华:“在一定的地域里,他带动他周边的人,他的可信程度要比我们陌生人要高。一手托两家嘛,一手托到企业,他要靠企业来赚钱,另一手他也要考虑到农户,要在农户那儿找到资源,他将资源通过他的手卖到我们公司里来,他在中间获取一点儿利润嘛。 ”于世峰:“咱们两家紧密合作,你们就是一个小企业了,就不是单纯的养殖户了。农户 王建:“但愿但愿。”公司员工 彭勇:“于总,你能不能给他们特批一个,给他们挂个匾。”于世峰:“可以,咱们合作好的话,我们来检查,觉得可以的话,你可以以我们企业的名义进行销售鹅雏,技术服务。”{$NextPage$}通过大户带农户,仅一年,于世峰就成功放出40多万只鹅雏,组织回收了n只商品鹅,并全部卖到了南方。于世峰的草场员工:“发芽了,已经见绿了。”于世峰:“这么快啊,今年肯定丰收啊,春天来了,生机盎然啊。”每年春季都是放鹅雏的季节,然而,2005年的于世峰却对来年春天即期盼又有点儿忧心忡忡,大连能养鹅的地方都开发了,怎么才能再扩大规模呢?而此时,一千公里外的吉林省双辽市辛凤水副市长也有点儿小烦恼。吉林省双辽市副市长市长 辛凤水:“我们市内有两家鹅业加工,都是南方江浙那边来的,咱们原来只养几十万只的大鹅,远远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他们要多少,就这两家)现在看就这两家就得400万只。”双辽市原属牧区,根据草原法禁牧后政府大力推广养鹅业。可现状是来收鹅的不少,可农户们养的却不多。{$NextPage$}双辽市茂林镇党委书记 宋国地:“想养不敢养,另外市场变化大。”2005年,于世峰招募大户联合养鹅的模式引起了双辽市市政府的注意,如果能引进企业,由双辽市提供土地,企业寻找市场承担风险,把双辽的农民拧在一起就可以形成规模了。吉林省双辽市副市长市长 辛凤水:“我这里土地比较方便,有广阔的草原,除了他的饲舍建设外,种鹅可以有很大的活动空间,这对于他发展种禽是非常有利的,这就是我的优势。他也正是利用我这个优势来发展自己,那么他发展了,我农民养鹅业也就发展起来了,他深加工发展了,我地方将来的财税收入也就增加了,应该说这是个双赢的项目。”2005年6月,双辽市代表团来大连考察,深受土地限制的于世峰喜出望外。2005年9月,于世峰再次征得太太的同意,来到了吉林省双辽市茂林镇,将医药公司赚取的两千万积蓄全部用于双辽1050公顷牧场的开发,一座预计可出栏千万只的鹅城开始动工。然而,接下来饲养资金却成了问题。鹅城养鹅户 郑辉:“我现在最关心什么呢?就是这个环境我怕有安全问题,安全问题能不能保障。”{$NextPage$}于世峰:“安全?安全问题找宋书记。”双辽市茂林镇党委书记 宋国地:“这不这儿呢嘛,你看那不是吗,全围起来了,这圈儿都为着呢,整个咱这个1050公顷全围着呢。”于世峰:“今年重修一下。”鹅城养鹅户 李波:“倒时咱这儿全都戒严,外人不让进了。”于世峰:“那当然了。”为了节省自己的资金缺口,在双辽市政府的支持下,于世峰决定合众人之力,将1050公顷的牧场牧场分成200份儿,在靠近双辽附近的大连、沈阳、长春等地召集有兴趣养鹅的业主共同建设,业主自己种草养鹅,而他负责提供鹅雏、技术以及种蛋和商品鹅的回收。鹅城养鹅户 李波:“就这一个单元是五万平方米,(你已经买了?)已经买了,已经投资了。按照这个面积能养一万只左右,城市里,说心里话,也没什么可做的,再说都这么大岁数了,也不像年轻人能闯了,咱就想找一个也可以说是养老吧,然后自己还能干点儿什么,可以增加点儿个人收入。”{$NextPage$}鹅城养鹅户 郑辉:“现在觉得我不想养那么多,一年养到6000-8000只就行了,一年养两茬到三茬,一年怎么也赚6-8万元吧。”2006年农历年前夕,第一批招募的50个人已经赶赴初步建好的鹅城考察,随后,于世峰连办四次鹅城招募会来吸引更多的城里人参加,同时他委托南方加工厂生产自己品牌的鹅产品也正式上市,万事俱备,只等春天,只要草一返青,于世峰和这些养鹅大户将共同在双辽营造东北最大的鹅场,而他即将上马的深加工生产线也将有了充足的货源。2006年2月14日,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于世峰一直惦记着那个想给妻子但一直没空去买的礼物,怀着一份歉意,也带着一分爱意,于世峰给妻子买了一朵玫瑰花,并向她许了一个愿。妻子:“他说,老婆,在你今年过生日的时候,我肯定会送你一件用鹅绒,用纯白色的鹅绒做的鹅裘皮,可能在中国是仅有的一件儿。那么不管他在什么时候能送我这个礼物,或者他最后送不成,我心里都是非常感动的,虽然他选择了这个行业,但同时他心里也有我,那么我觉得不论如何我都要支持他。” 来源:CCTV.com